關於部落格

灰色の空から

落ちてきた雫で

今、心が滲んだ。





好友暫時是全部收藏起來,

相簿:[photo]=我拍、[cos]=我cos,感謝拜訪:)
  • 3376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9

    追蹤人氣

【 】1


這是一個朋友的故事,噯,別急,聽我說嘛。
讓我想想開頭的故事該怎麼著。

嗯,我的朋友是個莫名其妙的瘋子。
說他是瘋子,其實也不過是個人罷了,總之、是個很奇怪的瘋子。他有時候蠢笨,有時候機敏,老實說、相處了這麼久,我還是不太清楚他是怎麼樣一個人。
他理智的時候容易掌控住一切的情勢呢,不過這也是聽他告訴我的,實際上是什麼樣子我也沒去注意過;他啊,是個容易為什麼而瘋狂的人,像那種氣質十分詭異的瘋狂科學家一樣,對自己的愛啊、可是傾注所有,什麼都不剩了的。
噢,前言說了那麼多,都還沒說到故事呢。
事實上我想說的故事,就是這個瘋子皺著一張臉啊、三更半夜的時候出現在我的家門前,時而狠辣時而溫柔地對我訴說的。

我那朋友,說他是個孤獨的瘋子。
他對他所珍惜的事物,那股熱愛、那種佔有的心,他說沒人能理解,他說他孤獨;但是,他又說他不害怕,根本不在意那股無從得知的空虛。
事情總有許多但是。
那天的他,扭曲著面孔揪著凌亂的頭髮急忙地敲著我家門的模樣,不知情的人看起來好像個索命的冤魂一樣吧。

他開口,就對我說了一句:『被奪走了!』--但卻沒有說是什麼,說真的我被他嚇了好大一跳,至今我還沒看過他這麼瀕臨崩潰的模樣。
他急切的眼神好像想做點什麼一樣,我沒來由的慌了張、讓他進家門坐下,倒了杯冰水讓他冷靜。
沒想到一股腦喝下之後,他卻開始大哭,那雙充滿血絲的眼怨恨什麼一樣盯著我窗外的景。

他說,他難得這麼愛,又這麼恨。
說這句話的表情,複雜得令我心疼。
於是我問了他,究竟發生什麼事了?

他瞥瞥我,又喝了幾口冰水,噢,我僅剩的冰塊全被他咬進嘴裡喀吱喀吱。
就我所知,你唯一在意的不就只有……我這麼問,都還沒問完,他死死望著我的眼讓我語塞。
啊,是這樣啊。


--噢,這位朋友,您今天可真的累壞了呢,故事就先說到這裡吧。
還想聽的話,相信我們下次會見到面的。

那麼,晚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