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灰色の空から

落ちてきた雫で

今、心が滲んだ。





好友暫時是全部收藏起來,

相簿:[photo]=我拍、[cos]=我cos,感謝拜訪:)
  • 3376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9

    追蹤人氣

【反逆のルルーシュ】あのときの夢の中で


  
  
  
  
  


  
  
あの優しいの声。
  
  –
  
  吶。
  壞了,一切都失真了啊。
  
  ──你想活下去、還是就這麼死去?
  對他而言,答案從那個時候開始,只有苟延殘喘也要存活著、這樣而已。
  
  他當然也知道,如果這場夢裡的那個人,也是那麼深邃地望著自己說:『如果夢醒了,我就會死哦。』──這樣的話,那他永遠都醒不過來了。
  只有這個讓自己無法面對死亡的人,能讓自己的身心都死去……
  
  那樣認定。
  
  ×
  
  那道頎長的身影似魘,掠過始終沒有辦法辨識的空氣。
  他知道啊……太熟悉…
  
  那手,那唇,那低音……
  ──「Suzaku,你的一切都令我迷戀至今……」
  濃烈地、窒息。…
  
  ×
  
  あの影、あの風。
  あの優しいの鳥と唄。
  
  ──回憶好像總落在遙遠以前。
  迎風搖曳的樹林裡他迷糊地甦醒,倚著誰在樹蔭底。
  風茫然地搖晃著什麼看不見的東西,他想那或許是光吧。
  透過葉間奚落的間隙,盪漾的、動搖的,伴隨著沙沙地他聽見了。
  
  啊。有什麼。
  
  也該是風而已吧,揚起林梢不得安寧的;而還有什麼搭襯他忘了,雖然借他肩膀的人好像說過。
  輕輕地,微弱地,放鬆地……
  結果他不知怎地又睡著了…。
  蔭裡靜得不可思議,因為他感受到了那人的呼吸,聽見了那人的鼻息。
  同調著卻要心口不一。
  
  ×
  
  「為什麼呢……你一定很想問是嗎?Suzaku…」
  話還來不及消化下去,那人像著了魔似地以著指尖勾勒他臉的輪理。
  好似他不肯劃傷一具心愛的人偶玩具。
  輕輕地,緩緩地,漸漸地,連他自己也失去準確判斷的能力……
  
  然後失速地冷燙一道血跡。
  
  「啊…對不起,太不小心……。」那聲無限疼惜,卻彷彿一切雲淡風輕。
  他自己明確地感知卻無力去反應。
  「Suzaku……我是那麼、那麼深刻地,愛你啊……」
  ……為什麼、為什麼現今卻只想放棄被什麼堅持給桎梏的淚滴?
  不該這樣的,那不該只是個過去……
  卻總是,總是落差得,太令人灰心。
  
  『你說我怎麼忍心,傷害你……』
  語畢,
  無聲嘶吼的、痛不欲生的、錐心刺骨的,
是硬生撕裂結痂的麻木的失魂的底心…!
  碎得一塌糊塗的究竟是誰的心哪……。
  
  他不由得,只有又失了淚、一滴、又、一滴。
  血肉模糊,標示不清。
  
  ×
  
  失速墜地了。
  發覺只有自己臉色猙獰,他才又察覺那是夢境。
  那麼這裡又是哪裡?
  夢境深處一個夢境,還是已經毀得只剩夢可以知道,但也什麼都理不清。
  有什麼輕軟地觸上他半啟的唇,那是不管夢還是現實都不想離開的那雙手、擁有的手指。
  
  輕輕勾住過,不想放開過。
  拜託。
  只要別這麼對我,什麼都,別,不要這樣,拜託。……
  細碎的耳語,…懇切地。
  
  輕抬無芒的那雙湖水綠,對上深紫僅剩的迷離。
  「看…很美。」
  那手指收回,卻令他睜大了雙眼、……
  猩紅色,鐵銹味。
  舌沾唇,濃烈。
  「…」
  「這是我的,別這麼恐懼呀…」
  …請你別那麼溫柔,又那麼引人崩潰。
  
  ×
  
  鮮紅欲滴的唇上可以擰出的是你的血,並不是我的。
  至今我還是不能懂,你要的,你付出的,到底是為了什麼。
  為了什麼,你才能,不顧自己那麼多……
  
  為了什麼,你要這樣子,…囚禁了我,也永遠放生不了自己呢。
  
  『Ruru…可以的話,讓我說聲愛你啊。』
  可是你霸道而殘忍的溫柔,連這點自由都已經無法給我。
  
  
  
  
あの寂しいの血、・・・全て、知ってるよ。ルル。
  壊れた。
  
  
  ––END.
  
  
  


  20070906
  有點不知所謂的一篇。
  打完了。
  過兩天再修。
  20070907
  這篇當初真的在半夜有靈感。
  壞掉的魯魯最後的樣子,還有沒有辦法選擇在魯魯這種愛裡死去的朱雀。
  我知道很多東西寫出來沒有人懂,很沮喪,不知道怎麼說。
  總之,就是這樣的文。
  打的時候一直聽神無月的插曲,氣氛很輕又很重,可以就配著聽吧,雖然不一定會更好到哪去。
  日文忽略吧= =(不是吧)
  
  20071120
  過好久了。(往上看)
  
  
  蒼月 雫(望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