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灰色の空から

落ちてきた雫で

今、心が滲んだ。





好友暫時是全部收藏起來,

相簿:[photo]=我拍、[cos]=我cos,感謝拜訪:)
  • 337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9

    追蹤人氣

【家庭教師REBORN-HITS16927】déjà vu/deja vu(R27)

  
  
  
  零點四十九分的長廊上踢踏,步步作響。他一味遣退,縱然他知道宅裡無處不是眼線根本沒有差別。推拒、退卻,爾後瀕臨崩潰。還能多做些什麼來讓情勢好轉些?哪次不是被對方迎刃而解?說來可憐,他已經除了這幢宅邸、什麼都不剩一點。
  好似連進出的人都投以憐憫的眼色,怪以輕蔑。
  真皮的辦公椅,他早已經坐膩;轉哪轉,他想著幾時他凌晨能這麼清靜了?嘲諷地疲憊,想當年他多抗拒成為一個遙遠名詞的頂點,而今呢、卻因它心力交瘁。
  
  零點五十八分末,槍響;零點五十九分始,煙硝熟悉。
  「又來。」繕修費……
  理所當然地,「解鎖麻煩。」
  輕吁,也就只能算了。
  「怎麼樣,還繼續?」
  「……說得可真事不干己。」
  他看他,燃菸的動作只做了一半就弱了。
  「哪、放棄比較好嗎?」
  
  But there was no answer.
  
  –
  
  「我不喜歡Espresso。」
  「小孩。」
  他熟練地把奶白色的咖啡杯注滿,停頓、欣賞那對很多人而言都太強烈的香味。
  沖淡crema的話,就不是他了。
  就只是看著,男人今天勾著杯柄話也不多說、彷彿凝視著上頭幻覺似的arcobaleno。
  「里包恩你不加糖嗎?」
  「你想喝就說吧。」
  近口也沒有,杯盤脆弱。
  「因為Espresso喝了會比較有精神吧?」
  「藉口。」
  
  一包糖。
  兩包。
  攪弄。
  
  「哪……」
  「自己加水。」
  連動都沒動,雙腿一翹、手臂伸後,攬著沙發椅背叼起菸。
  哪個角度都無懈可擊,讓人眼紅的流利。
  「里包恩……」
  他一派輕鬆地拿起帽子撢了撢,等下一句。
  「為什麼你是里包恩?」
  「……你是工作上腦就蠢透了嗎?這麼老梗的台詞也拿來用?」
  結果卻要首領自己端起杯子,站著喝。
  「是你說要多增加文學素養我才去看歌劇的……」笑得清閒。
  「誰要你挑那部。」
  難得他一個白眼過來。
  
  「──你果然,啊……是嗎。」
  
  嘛。
  原來才放了兩包糖就那麼膩……
  剩下的當漬澆淋上微啟的襯衫內領,無須言喻。
  
  But who knows the meaning.
  
  –
  
  『我需要你,──。』
  『但我不需要你,也不需要你關心。』
  
  –
  
  「一個、兩個、三個──」
  「…幹什麼?」
  「他們一個一個都說,我捨不了你。」
  男人以眼神巡了巡鮮紅色的地磚,表情從未生變。
  純然地,「啊……難道你也這麼想嗎?」
  他不知道男人的沉默,是默認還是無視甚至於憐憫?在不在乎?允不允許?
  唯一能確定的只有他選擇漠視問句……
  可恨的是不論以往今來,還是一點能夠緊咬的空隙都沒有。
  「你總這樣。」他甩開手套上斑斑的血,縱使他早已不再使用了。「那麼如今的你,真的是里包恩嗎?」
  而我還是我嗎?
  敲落空彈匣,即使他已經命令所有人捨棄了有關指環的一切、也還是從未自信於己。
  
  「那時候我說的那些,也許你從來沒有相信過?」
  「……」只是凝盯。
  「……啊,也是,你怎麼可能沒有那點高傲呢。」
  或許自嘲。
  「你大概從來沒想過,去感覺失落吧。」
  邊這麼笑著說,好像還輕輕說了聲對不起。
  「因為你不是里包恩了,所以我才能這麼對你說。」
  彎彎嘴,一切都如往常那麼無邪。
  「不是了……」
  一黯。
  
  「蠢綱。」
  「嗯?」
  「就算如此也不還是走上絕路嗎。」自信什麼的,不如早早撇清。
  「…那就來得早一點也好吧……」
  
  因為那時候他只那麼說。
  『你要,我給,只要結局是你親手所寫。』
  
  But trust me it will make me be like you.
  
  –
  
  ──消失、消失、消失,快消失,快消失,通通消失好不好……求求你……
  
  –
  
  他說過,就是錯看看錯。
  卻也沒有什麼好改過。
  
  突然震耳欲聾,他頭也不回似乎了然一切所有。
  「為什麼會搞成這樣?」
  他抬眼看,不知道是混濁還是愁。
  如此平靜無波的最後。
  也沒有一、二、三,沒有更多。
  
  「這不就是你想要的嗎?」
  「……我從來沒有想要墮落。」
  「是嗎?」「但當時就算你百般推拒也還是接受了。」
  「我沒有!是你們逼我的!」
  冰冷地,「別傻了,首領。」
  「我沒有……真的……」
  「你一直認為該放棄。」一厲,「雖然你掩飾了將近十年有餘。」
  「……」
  
  『……算了,那就算了吧。』
  「反正早在你求我的時候我就不想管了。」
  接著他又從容地含上菸,這次果斷地點燃。
  「……對不起。」
  「彭哥列不需要會道歉的首領。」
  「……。」
  這次不知道是予誰的槍擊,答答答無以數計。
  
  
  『最後我教你的,就是笑著放棄。』
  
  開始是誰說不是的?
  吭聲也只是多累而已。
  你這麼選擇,就請你這麼秉持到天明。
  
  I don’t mind whether it goes on or not.
  As you cried for, no longer exist.
  
  
  
  
  
  
  ──清晨五點,他們才來得及破門而入。
  彷若睡得香甜無比。
  
  
  
  –FAKE ENDING
  
  
  
  給親愛的兒子BURN,三人組的愛璐璐。XD
  

  080312 00:47 初。16927HIT,1547字。
  雖然自己說很蠢,不過對不起,連我自己都覺得TONE跳得太OVER了……
  看到這裡如果不能懂的話,嗯,請看下去。
  這篇的阿里實際上存不存在取決於看的人,時間點大約是綱掛點(被轟殺),捏造很大的通篇。(遠目) 拉爾說阿爾科巴雷諾通通死了,但是沒說是哪時。假設十年R27是雙雙死亡的,不管誰先死都影響一切──總之嘛,領便當就是一切orz(死)
  想表達的其實是”綱沒了阿里是這付德行,但是就算有也還是讓局面走到會被白蘭給打垮的地步了”對不起我讓綱那麼無能,但是我真的覺得他不適合當黑手黨首領啦!!!!!!!簡直要命的亂設定我對不起全天下的27FANSorz
  守護者的話我在最後給他們一個會愧疚一生的理由了(被拖出去痛毆)
  綱會說阿里不是阿里,主要是這篇的綱精神幾乎已經不正常了……(誰知道啊) 我還蠻掙扎要不要讓阿里的台詞多,不過既然是這層面的考量,請你們大可以隨便猜測哪句是真的哪句是綱的幻覺吧。其實感覺應該偏向綱想知道很多事情,自問自答的感覺……主要是阿里他從十年前那時候開始就只”命令”綱,這些命令的意義則是綱自己下的注解。(越講越籠統)
  為什麼我裏設定要那麼多……總之抱歉打得好爛 OTL 我怎麼廢話那麼多????(哭了)
  
  
  080318
  嗯大致上沒有什麼好增減了,剩下一段算是附錄的改天補上。(被丟垃圾)
  16927HIT打了R27 (被砍) 期間小電電還給我鬧住院,嚇都嚇死我了……(淚目)
  不過真的,我想我對寫這些東西放的心力實在有點太多,如果檔案不見了我大概會沉一段很長的時間吧。雖然總說自己寫得很糟(事實也如此),不過畢竟是我的血淚是吧。(血淚)
  對我來說逼逼璐璐能對我說一句”我在等你,我會一直等你”就夠了OTL
  
  080421本週期中考!
  其實我感覺我的筆風好像要變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