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灰色の空から

落ちてきた雫で

今、心が滲んだ。





好友暫時是全部收藏起來,

相簿:[photo]=我拍、[cos]=我cos,感謝拜訪:)
  • 337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9

    追蹤人氣

【反逆のルルーシュ】vois sur ton chemin(ルルスザ)


  

  
  
  為什麼?你做這一切,只為了離開我。
  
  
  –
  
  
  那之後他想過許久,可惜這身傷痕之下的他已經沒有辦法像以前一樣迅速釐清了。是,他傷痕累累。過去他認為真實的記憶混雜了現在虛假的、不斷重複播放著矛盾的影像,成了針扎、風沙,只會在一遍遍瀏覽下多受細碎的傷。
  尤甚的是當他憶起那個人,那個最後、不,不能說是最後;那個在一切明瞭的當時,什麼都先他一步捨棄的人。為了自己想要的、追求的,義無反顧犧牲掉了他的人──如果那能稱之為『犧牲』的話。
  一切都是假的。
  這句話一點錯也沒有,因為連他也是。
  
  他在腦海裡一步一步地回溯與再構築。
  不去想是否回到這個身分是好的,只想著身邊的人一個個都因為那個令他恨之入骨的父親而受到牽連。連最疼愛的妹妹也不知去向。
  
  吶,為什麼你不救他們呢?為了虛名,已經可以捨棄這些了?對他,他只想質問,幾乎再沒有別的了。
  好像你什麼都已經不在乎。又或者,是因為你在乎的都賭給我了?
  他笑。
  如果我說那就是我愛你的方式,你會不會又做得更徹底?
  如果你以為這局棋的籌碼只有你付出了一切求勝,那你永遠也不會明白棋局結束的那瞬間、對手是不是也同樣敗給了你。
  (就算贏了也得不到想要的。)
  你一定以為,一切都是你所設想的那樣吧。
  走偏了路,下錯了棋,佈錯了局。
  既然是這樣,那你一定不知道,為了不傷害到你,我做了多少來傷害自己。
  
  那些、八年前你絕對會對我哭著求,RURU,不要這樣對自己……的。
  
  (──但你其實也沒有錯。因為棋盤上唯一一個不確定因素、而我沒有剷除的,就是你。)
  
  偏頭微笑,表以困惑、投以無奈,無一不是偽裝的利器。
  快樂嗎?
  我想也沒有多少人會這樣問你。
  還要求什麼呢?誰都知道世界上唯一不會變的就是改變,多幸福都已經不會再了。
  說想要匡正我思想的你,又何以認為自己是正義?不過就是,你自私又卑微的英雄主義。
  而我只是成全你。
  
  儘管我腦海裡對你只剩下問句。
  
  「為了我去死吧。」
  這樣子的話,當初卻以為是我會說而已。
  
  Ne me dit pas, tu m'aime.
  
  –
  
  依稀地他記得,他不能忘。
  痛下狠心對他唯一承認的「朋友」這麼做之後的事情。
  他不知道他是哪來的勇氣、哪來的衝動,甚至哪來的決心能夠把他可以稱得上最重視的人帶下真正萬劫不復的深淵?他怎麼會不知道那個人的高傲,怎麼會不明白一旦觸碰了那個人的逆鱗,會連茍活都是一種痛?
  不需要被那個人復仇,只要背棄了、就沒辦法再走出來了,從那個人溫柔對你做一切所設下的陷阱中。
  所以,連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
  明知道會如此,還是想要的,他不明白是什麼。
  (如果真的放得下,又怎麼會把放不下的帶走?)
  
  那是真的吧,在一切的混亂與假象當中。
  縱然是假的也無怨無尤。
  
  
  
  Knight of rounds.
  拿到了頭銜之後,交出了籌碼之後,沒來由地空。接下來要做什麼,他知道、也早就盼著能改變這個世界,為他的皇子、為他的公主,為了讓這世界在小公主的眼前重現光明。
  所以不要問他,有關於如今剩下的意義有什麼。
  
  他一個人靠近那位昏迷不醒的朋友,過去的至交如今的仇敵。流言蜚語不止如今,他懂迴避、懂手段,更懂利用局勢利己。
  接下來只需要等待,佈局,接著讓這個人從主導者成為黑子棋。
  歛下眼,輕輕、靜靜,聽聽吐息。結論只剩下無語。
  (吶,換你了,痛恨著把重要東西帶走的我吧。)
  純白的房,純白的騎士裝,純白為了悼哀逝去的光芒。他撫去那人臉上被他害得沾上的傷,這些動作只要沒有人瞧見就沒有人會因此傷亡。
  
  「──Suzaku?」
  他震懾驚愕。無以名狀的慌……
  ……可他只是盯著那張只是因為看見自己而露出笑容的臉,已經無語。
  「…對不起…、對不起。」
  然只有玻璃碎。
  
  反射性地,那人困難地攬下他一吻,蜻蜓點水地。
  「別哭。」閉上眼前,一字可以換來數十片碎裂的破片。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那些碎片在眼裡咬著脆弱的你、在你踩踏的地上鋪了一條傷痕之路,那人只要一句話就可以劃下數不盡的猙獰、只要你走過必定會滲出血跡。
  所以你只好一片一片試著拾起,熔上色彩、失了透明,只為了用單調的色彩拼湊出最後你私藏的馬賽克藝術品。
  ── « Je t'aime », mon ami. N'est pas « je t'aime beaucoup ».
  
  
  –ENDLESS
  
  『事實上那時候的你根本什麼都不知道。
  但我卻依然輕易地被這樣子什麼都不知道的你征服。』
  
  
  
  
  
  
  
  
  
  
  
  
  
  
  
  
  080422-23 1562字,初+一修。
  標題是放牛班的春天的歌,有興趣可以去聽,不過跟內文沒什麼關係就是了。
  一段時間沒有下筆後寫的,我覺得有點像在嘗試R2的設定…又寫出這種沒有人會看的東西了,果然才是我orz 雖然覺得離想要的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但是,vois sur ton chemin (看著你前進的道路)嘛。目標是希望能看得出來有進步。
  後半段是捏造的,因為目前到第三集的R2在那個時間點有漏洞所以就鑽了( ?),想營造出一種矛盾感吧,前半是RURU後半是SUZAKU、這篇感覺有漏洞而且RURU個性抓得有點糟(吹毛求疵)…不管怎麼樣,希望可以讓看的人懂。
  基本上這篇文章是寫來as荊棘叢林的,對我自己來說。;)
  
  080423 下午4:23(噴)
  1605字。這篇如果再改就真的沒人看得懂了,所以作罷。
  法文中翻可能跟本文不同,也可能有錯誤,只是如果要的話我會把中文寫成這樣:
  別對我說,你愛我。
  「我愛你」,我的朋友。不是「我十分喜歡你」。
  (關於第二句,法文中在我愛你的後面加上了 「非常」的話,其意義會變成喜歡。)
  
  080425,PO的時候有點莫名的心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