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灰色の空から

落ちてきた雫で

今、心が滲んだ。





好友暫時是全部收藏起來,

相簿:[photo]=我拍、[cos]=我cos,感謝拜訪:)
  • 3376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9

    追蹤人氣

【Axis Power Hetaria】cross swords (露/日)





  
  寫在前面,
  其實我也沒有說瘋狂愛哪個CP(除了阿爾亞瑟是確定的以外)
  不過我愛的應該都很冷吧,改天有機會再說(?)
  這篇只是純粹有FU打了幾十字給逼、蟲,然後延伸。
  算是對露/日這兩隻在腦海裡冒出的場景結合。
  ※雷的就不要進來喔,雖然我覺得也沒逼矮樓在裡面…
  
  以下正文。 
  
  
  
  
  
      
  
  身穿著純白的軍服,黑髮映著面無表情的東方男性輪廓。北國冰冷的微風一掠,短髮稍亂、他更深沉地皺了眉。誰會習慣這樣永遠的冰天雪地呢,寧願回到他那溫暖的狹長島、那裡的南方。
  手搭上了腰間在鞘裡的刀柄,是,這裡是俄羅斯的領地。
  隨扈們沒有被允准攜帶槍械。危險物品除了他不離身的武士刀,什麼都不准持有。
  對方亦然,甚至看不見那必定是笑裡藏刀男人是否除了笑容還有其他任何武具。這就是所謂友好的表徵嗎,他不全然相信。
  他踏步,刀未出鞘,迎面而來那張永遠像是假意討好的溫暖笑臉和著冰風。他不相信,那會是衷心期盼他到來的証明。
  微瞇起眼,走下階梯、手卻握在刀柄上遲遲無法離緣幾釐米。
  
  刺骨,但,不曾想過什麼「會輸」。
  就算是被全世界畏懼著的,他也不可能敗陣下來。
  他代表的是他那如旭日東昇般強盛的國家,並且是為自己的國度驕傲不已。
  
  ──那人的高度似乎代表了國境裡冰雪的厚度。
  「你好呢,本田君。」
  黑色的細眉微蹙起,無論幾次都習慣不了這樣怪腔怪調、卻又學得比其他人來的純熟的日語。或許是被將了一軍,以退為進、使用了對方的語言先示好嗎?
  「…你好。」禮貌性地鞠躬,「布拉金斯基君…」
  然後微笑的弧度大了些,他知道自己喚人家的姓或許才是所謂的怪腔怪調吧。只是習慣使然。
  
  亞麻棕色,很淺的顏色。那不會是東方人的基因。
  而那雙一直背在身後的手,此時動作了。
  他本能地認為那是威脅,本田警戒的刀出了鞘──一旁完全不敢馬虎的隨扈們此時是完全反應不過來,這根本不是他們這個水平的速度──果然,還是不能小看這男人所謂友善的邀約!
  論拔劍,捨我其誰?
  但他傻住。
  
  男人穿著手套的左手握在他的右手上、微笑著阻擋他出鞘還未過半的拳;另手,一朵刺眼的向日葵。
  彎下腰他低向自己。
  「日本的花季,開始了嗎?」
  「……」
  危險地半瞇住眼,氣氛詭譎。
  「本田君?」甚至偏頭,他始終不懂!不懂他,不懂俄羅斯這個國度……
  於是他只好認清自己正顫抖著手抵禦男人的手勁,認命地讓刀回鞘。那男人的手套沾了冰冷的氣溫、一樣凍人,握在自己的拳上卻似乎想要表示著壁爐裡才有的炙熱。
  「…托你的福,櫻花正盛開著……」
  他發覺,那人刻意低下的高度,似乎巴不得側耳、聽他將話接續。
  「…改日來到日本,務必讓在下為你帶路。」
  然後他接下、向著自己的那朵所謂向日葵。無預警對那人輕綻笑意,他是旭日、朝陽、他是東方那股強勢的力量,就連只是淺淡的笑容都是自信自傲得讓人不堪直視、不堪擁有。
  
  你想靠著風雪越界,那麼就讓我用刺眼的陽光讓你始終退卻不前。
  你要的就靠自己奪取吧,只可惜、我可不是盞省油的燈。
  你害怕驕陽嗎?
  俄羅斯,還是「伊凡」…。
  
  最後他看見那男人的臉,終於是被自己蓄意挑釁的笑容、給凍上了一層灰色的冷雪。
  不變的,只有氣溫、還有根本感受不到溫度的嘴角彎起。
  
  ------------
  
  
  090427
  很冷,很強勢。
  我喜歡強勢的菊。
  所以我雷某個很娘菊的CP,
  在我心目中,日.本可是個敢對露宣戰的國家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