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灰色の空から

落ちてきた雫で

今、心が滲んだ。





好友暫時是全部收藏起來,

相簿:[photo]=我拍、[cos]=我cos,感謝拜訪:)
  • 3376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9

    追蹤人氣

【Axis Power Hetalia】Des lys, sublime.(法、貞)





  
  
  那日,也許是他真正害那個本該平凡的女孩一生壯烈的開端。
  只是他就是這個國家的表徵,天佑法國這樣的事、他不能故作不知情。
  也帶著自私,僥倖地想著靠一名女性拯救無數人民。
  因為他對自己說他只是個外人不知道的存在,他說他只能看著人民受苦、自己重要的疆域被侵占,甚至是最重要的巴黎陷落也一樣。
  他曾經是那麼懦弱……
  
  ──所以當年,他出現在少女崇愛的神前、那小小的禮拜堂裡。
  
  「日安。打擾妳了嗎?」
  「日安,先生。不會的,願聖母瑪利亞祝福您。」
  她回身凝視著聖母像,持續她的禱告。
  願神能夠拯救法國、願聖母能夠憐憫悲慘的法國,願法國能不再陷於地獄般的悲劇裡。
  從禱告裡再回神的時候,那名青年早已經離去。
  「願那位先生旅途平安。」
  聖母慈愛的目光似乎更是深切了些。
  
  –
  
  主啊,我不能氣餒。我知道,我不能退卻。
  
  她領受神命,簇擁王子為王、相信著自己身負神聖的使命:她將以她潔白的雙手,驅趕英軍、收復屬於法蘭西的所有土地。
  神說,王子將會光復法國所有被英軍佔領的法國領土。
  
  「陛下!為什麼不出兵呢?不出兵,神要怎麼給予我們庇祐?」
  這已經是少女不知第幾次向她的國王如此勸諫了。
  「陛下……!」
  「貞德。」語氣不容置喙,只是這麼阻止著她。
  國王查理七世只想和英國和談。
  九月以來,已經數個月過去了。國王究竟要她等到什麼時候?
  「國王陛下,您是絕對不能和英國談和的啊!一旦和他們談和,勢必要做很大的讓步,這樣國王您就不能成為法國真正的國王了!」
  時至入冬,國王的回應一樣寒冷。
  「貞德,我打算和英國講和。」
  縱使英國是那麼霸道地要求法國讓出一切。
  「國王陛下!您……、……」她氣結,氣急敗壞地轉過身急行、離開這位神讓她跟隨與支持的國王跟前。
  「這個鄉下女孩真是越來越不像話了,陛下。」
  「就是說,陛下,您可不能被她的話蠱惑了。」
  「……。」
  少女俐落的短髮和武裝消失在門邊。
  
  –
  
  主啊,您為什麼會選擇這樣的人當法國的國王呢?──不!我不能夠質疑神的指示的,我真是不應該……!
  
  他們說,一個女孩身著男裝成何體統、一個女孩,為何全副武裝?
  一個鄉下女孩,怎麼成為一個貴族與他們平起平坐?一個髒兮兮的女孩,怎麼有資格佩戴那高潔的皇室百合花?
  她只覺得,那都不重要。
  陽光投射於長廊,在氣頭上的她「砰」地關上門。她不懂什麼皇宮禮儀,與其花時間學習那些派不上用場的東西。還不如虔誠地祈禱、或是練劍。
  金色的陽光灑在她早就剪得像個男孩的金髮上,華貴的衣上繡著她的手織不出的優雅百合花。
  氣沖沖地離開,門外卻是她不能、也不該動怒的他。
  「日安,貞德。」
  「……是您呀。」
  淡金色的微捲髮紮了一束馬尾在身後,對著她有些蒼白地笑。
  「又跟國王陛下吵架了嗎?」
  「法蘭西斯先生,您就別說笑了。」她只能無力地苦笑。「國王陛下完全不願意聽我的話啊……怎麼能說是吵架?」
  被稱為法蘭西斯的青年笑笑,「但是妳還是不會放棄的,不是嗎?」
  提起這個話題,貞德卻自信地笑了笑。
  「神告訴我,我必須拯救法國。」
  青年對她的話並沒有質疑。
  「真可惜,不然像妳這麼好的女孩子,說不定我會追妳哦。」
  但貞德置若罔聞。
  「──所以,我不會放棄的,法蘭西斯先生。」她凝視青年的湛藍雙眼。「我會拯救您。」
  「……那麼,我期待呢。貞德。」
  笑了笑,法國的氣色卻沒有更好一點。
  
  –
  
  法國的狀況時好時壞。
  百年戰爭打了那麼久,英法之間從來沒有和睦過。有時法國佔了上風、有時英國欺壓法國欺壓得像是法國就要不存在似的,兩國之間的隔閡愈來愈深、戰爭愈來愈難和解,死傷也愈來愈趨嚴重。
  一四三零年初,英法兩國之間正微妙地停戰當中,但這短暫的和平只不過是假象而已。
  
  「查理。」
  「……法蘭西斯啊。你看,我還是能夠維持和平的。」
  青年只是微笑。
  他從來只選擇看著他每一任的上司用他們的方式治理法國。
  「但是,英國還是不願意解決問題。」眼神一暗,「亞瑟那傢伙啊……」喃喃說著。
  「……。」
  話鋒一轉,「你不再支持貞德了嗎?」
  還年輕的國王一時沒有回應。
  「……怎麼會呢。」
  「她是個好女孩呢。」
  說著,目光停留在半空中。
  被少女擁戴的國王順著青年的目光看了過去,是刻在牆上的天使與聖母像、還有滿滿的一地百合。
  「明天帶些百合花送她好了。」
  純潔無瑕。
  
  –
  
  「貞德,祝妳好運。」
  「放心吧,神會解救法國的。」
  那樣堅定的信念令人覺得如冬陽的耀眼、充滿希冀。
  但貞德知道或許她不會再回來了。
  
  –

  一四四九年。
  法蘭西斯看著那名痛哭失聲的婦女,他無力上前安慰。
  那是貞德年邁的母親。當年虔誠的少女已死,為了解救法國。
  
  
  那年。
  「亞瑟。」
  當時的兩國交惡,已經太久沒有見面的兩人還是碰上了。
  「法蘭西斯──」
  「怎麼了?太久不見就忘了哥哥怎麼叫了嗎?亞瑟。」
  「……哼,你是為了那個魔女而來的吧。」
  說不清是為了賭一口氣還是真心。
  「魔女是嗎?」法蘭西斯冷笑。「那麼,就說我是惡魔如何?」
  「你、你瘋了嗎?連這種瀆神的話都說得出口!」
  「亞瑟。」
  「……怎麼?」
  「你毀了我珍愛的一田百合。你明白嗎?我永遠也不會送你的那種花,你不配。」
  法語連侮辱人都能夠優雅得如同吟詠。
  「你……!」
  「是,我過火了。不過,就算是無意,咒罵我法國所信仰的、神的女兒的人,就永遠不會比她貞潔。」
  那是亞瑟唯一一次看見法蘭西斯冷漠無情的臉。
  
  「可惡……!可惡的法國!」重重地捶桌,他不願承認眼裡泛的是淚水。「你的國王連開口要人都不願意,為什麼還要怪我沒有阻止一切發生?」
  
  –
  
  「國王陛下。我不願再多說什麼,只是,希望您不要再對英國的所作所為毫不吭聲,懦弱得不像個法國人。」
  他第一次對他的上司這麼嚴厲。
  「……法國……」
  「您如果還知道法國,那麼,請您明白,您必須是法國的驕傲。」
  ──查理七世,沒有為被俘的貞德做任何發聲。
  「貞德已死。那麼,您就必須成為神之子。」
  行了一個禮,抬起頭來卻又不是方才的嚴謹。
  「請把英國趕出去,畢竟我可是哥哥呢。可不能一直被打壓。」
  以著玩世不恭的笑容那樣說。
  
  –
  
  還記得。
  「貞德,日安。」
  「日安呀,旅人先生。」
  他聞言輕笑。
  「哎呀,虔誠的少女還記得我呢。」
  「是的,神把一切都告訴我了,包括您的事。」
  「這樣啊。那麼祂說什麼?」
  「祂說,一切都不足為懼。只要我相信我是神的、也是您的子民,只要我照著祂的指示,一定能解救法國。」自信,純粹,高潔的,「解救您!」
  為此舉劍。
  
  「──啊,是的。」
  笑容映著藍天,她說,總有一天我們會回到巴黎。
  
  
  --c'est la fin de l'histoire.
  

  
  
  
  超級嘮叨的後記。
  
  090408
  1,979字,參考故事與年份出自梁實秋先生主編,貞德傳記。
  查理七世最後在1453年結束了英法百年戰爭,收復了除加來以外被英國佔領的法國領土。雖然在貞德被英國俘虜、定罪、處刑期間默不吭聲,但終究拯救了法國。
  好久沒有寫文了。
  其實這篇寫起來的難處也頗多,或許是因為學法文的關係,難免沒辦法讓說話方式抽離法語的感覺…私以為尤其是在你、您這地方很難用中文來說明,以「您(vous)」相稱似乎是法國貴族間的習慣,熟稔的話會互稱「你(tu)」,在我的感覺中法蘭西斯跟貞德應該是以「您」相稱,但那終究算是禮貌性的…再加上私心認為法蘭西斯對貞德應該是疼寵的感覺吧!還有呵護,總之很抱歉這個法蘭西斯跟本家目前的很不像,個性在內文有稍微點出那個差異啦……
  懦弱不吭聲→變得玩世不恭、強勢,大概是這種感覺。
  喔扯回去,所以我用「妳」這字來表示是因為法蘭西斯對貞德的疼寵用「您」來稱呼的話感覺很疏離,基本上英文法文都沒有分「你」跟「妳」吧?就是這樣啦…(哪樣)
  
  090429
  2,491字。
  修了一些。
  
  這篇文章是好幾個月前答應要送給小麻的,很喜歡小麻乾淨的畫風、法貞本讓我感受到一股清流。XD
  小麻一直都不上線,所以就先po囉,下次有機要還要畫法蘭西斯和貞德給我看XD
  Pour mon amie, chère 志麻 橙.

-
latest update 120228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