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灰色の空から

落ちてきた雫で

今、心が滲んだ。





好友暫時是全部收藏起來,

相簿:[photo]=我拍、[cos]=我cos,感謝拜訪:)
  • 3376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9

    追蹤人氣

【鋼之鍊金術師】暫無題>>連載?(6/25更新)

 

--明亮的柔黃、溫暖的經過。
陽光是那麼和煦。
輕柔地穿過窗、落在乾淨的地板上,窗櫺的痕跡映了出來。
空蕩蕩的這裡,因此而更顯莊嚴。

--少年不相信神。
他的理論是,科學無法證明其存在。
對少年而言,與其相信神、不如相信自己能做到一切--所以從不祈禱、從不願意去祈求一點希冀。

……就算相信了神,也沒有辦法抹滅自己身上的罪惡。

沒有必要相信。
除了自己親身感受到的,什麼都沒有必要相信。
終其一生尋找救贖,有什麼用嗎?


對少年而言,答案完全屬於否定那方。

××

站在教堂有著柔和陽光照下的窗前,愛德才驚覺自己來到了這個、他不屑一顧的地方。
……為什麼?他蹙著眉、問自己。

思緒拉回到不久之前,東方司令部--

「-…啥?」皺起眉,一臉的「是我聽錯還是你說錯?」。

「我說,你要不要跟我去街上逛逛?」好聽的嗓音。男人-羅伊.馬斯坦古,一派輕鬆地問。

「…你有什麼企圖?」愛德壓根不相信有那麼單純。

「什麼企圖?…在你眼裡這種事也需要企圖?」不禁莞爾。

「…是你這個無能就有可能!」

「…小豆子,你會不會想太多啦?」他輕笑。

愛德理所當然地,「你叫誰小到看不見的微米豆子啊啊!混帳!」作勢掀桌。

羅伊忽地起身湊上前,突如其來的靠近致使愛德停下了動作--

「我說,你到底要不要呢?跟馬斯坦古上校約會的機會,可是可遇不可求呢。」綻開一個人畜無害的笑容,羅伊略帶輕浮地問。


愛德愣了幾秒…


「你、你發什麼神經!?」而後推了下羅伊的肩膀,轉身奪門而出。

羅伊笑了笑。


這時他的確是,開愛德玩笑罷了。


--市區街上,人群熙來獽往。

愛德賭著氣,漫無目的地走著。

阿爾大早就說有事出門,想他那副模樣、八成又是找到什麼貓之類的吧?

自己倒也沒阻止。


心情莫名地煩躁……。


這兩天,真的很煩燥。

原因不明。…難道這就是青春嗎?

--好奇怪的講法,我變成老頭子了!


想著又更煩了,竟然想都沒想就走進了教堂。

--思緒拉回現實。

這樣想起來,好像是自己的問題?

為什麼會走進來?

這裡、令人討厭……


有幾個信徒虔誠地向神像祈禱著。


像那樣子,盲目地相信什麼,感覺很討厭。

不同於自己相信一定找得到賢者之石的相信。

那種、相信別人的相信,很沒有根據。

尤其是,相信神這種無稽的東西。

如果神真的存在好了。

那祂為什麼讓媽媽死了呢?


想到這裡,愛德又蹙起了眉。

很緊、很緊。

××

心情沒有變好,難得放自己一天假的愛德就這樣在街上晃了一天。

已經是傍晚了。

愛德不意外地看見、剛下班的某個無能「受民眾愛戴」的情景。

不過,那光景…、充滿著少女情懷所散發出的玫瑰花就是了。


「唷~鋼仔,今天真愉快呢!」這男人十分爽朗地燦笑、說。

他身邊的愛心光束,轉換成怨念光束--直直向愛德攻擊過來。

愉快個屁!…愛德一臉厭惡、很沒教養地在心裡多加了幾句怒罵。

「死無能,沒事不要亂認!很丟臉的!」至少在他的觀點而言是這樣。

這種話好像會引起眾怒…?


「上校、…這個小孩是誰?」

「講話怎麼這樣嘛…」

噢,好可怕的嗲音…!


「哪個老女人說我小得看不見的!!給我站出來!!」愛德還是不免動怒了…,觸動了不該說的禁忌。


「「「「你說誰是老女人!?」」」」

是的,女人最禁忌的,就是年紀。

愛德不由得後退了好幾步,果然群眾的力量是很可怕的…!

雙方火藥味十分濃重,一觸即發--


--「各位女士,今天已經晚了,我想我們就不要和一個孩子計較了,好嗎?」

羅伊的聲音響起,巴結的女子們怎可能不聽?


……或許是訝異羅伊竟然站在對方那裏、又或許是原本的心情就很差了吧,愛德悻然轉身、奔離現場。


到底為什麼?

好煩!

好煩…!


等到愛德終於回神過來時,發現自己正喘著氣站在堤防邊。

「…怎麼最近老是這樣?」他再度蹙起眉,嘆了口氣、一跳一跳地走下草皮斜坡。

坐了下來,雙膝曲起、有些落寞地看著拂過微風的河水。


…很煩,到底為什麼呢?


不知道。

有種感覺告訴自己,是不想知道。


盯著河面看。

只是靜靜地、凝視著,出了神。

好像這樣可以想起什麼,也可以忘記煩燥的心情一樣。


忽然。

「--鋼?」

××

又想起來了。

那個晚上。

××


寧夏的夜晚,在東都。

那晚的愛德心血來潮,迎著涼風出門散步。

走著、走到了河堤上,突然發現對岸的燈火倒映在映出夜空的河面上。

深深覺得,實在很漂亮。

這時是那個男人叫住了他。


「鋼?」

上校。

回過頭又蹙了眉,羅伊似乎對他這種反應很是習慣了。

「…你沒事出來閒晃幹什麼?」害他剛剛還覺得不錯的心情一下子又盪到了低點。

「別老是這麼緊繃嘛,鋼仔。」揚起笑容,羅伊走近愛德。

「遇上你真是衰到家了啊啊……」似乎有點自我厭惡地跑下河堤、停在河畔的草地上,沒多想什麼就坐了下來。

羅伊聳聳肩,也跟著走了下去。

「鋼,你就這麼討厭我?」其實他一直不懂為什麼。

「廢話,看到你就短命!」

愛德啊,這樣你的命不就差不多了嗎?

「什麼話,東都的女孩子們可不像你這樣呢。」失笑。

「我又不是女的!」煩悶地回應,撇過頭看著水上的燈火。

羅伊只是笑笑,反正今天只是無聊罷了。

兩個無聊的人,不小心在大街上遇到而已。

羅伊雙手插在口袋裡站著,愛德是半瞇著眼坐著、沒什麼精神地看著前方。

微風習習,是個舒服的晚上。


「喂,無能。」突然想起什麼。

「呃?」轉頭回望愛德,他突然覺得愛德向他望的金色眼瞳很漂亮…、嗯?

「你們這裡有沒有螢火蟲啊?」又冒出了一句令人不解的話。

「…、」回神過來,「什麼?」剛剛似乎失神了下?

愛德一臉「你就是不爽聽我說話?」的不悅樣。

「我說,螢火蟲!」沒好氣地回應。

「你是說、那種晚上會發光的蟲?」形容得挺不優雅。

「…」白了一眼。「對啦。」

羅伊想了想,「不清楚…、你問這個作什麼?」

愛德只是把頭轉了回去。


又是一陣靜默。

「沒什麼,」愛德輕輕地開口。「只是,突然想到利賽布爾有時候有很多螢火蟲。」

夏天,無憂無慮的晚上。


那一瞬間,羅伊愕然發現自己是下意識地蹙起了眉。


要說這裡有螢火蟲,也太奢侈了點?

東都雖然挺偏僻,但也不是說擁有什麼自然生態的保育作用。

就算有,也不會有像利賽布爾那樣多吧…。


可是愛德很失望似的。…


「……?」

眼前晃過一個光點,愛德以為自己看錯了。

又一個。

再來一個、兩個……

「…咦?」抬起頭。

是光點,一閃、一滅,…不像是螢火蟲。

有點橘紅。


張望四周,這些不知名的東西在河岸邊、自己的周圍閃爍著。

好美。


橘紅色的光點緩緩飄落,有種夏日煙火的眩目。

然後又在霎時消失了。


好美…。


瞬消急逝的絢麗,不斷落著;彷彿是一點一點的螢雨,紅色的螢。

「吶、鋼。」充盈笑意地喚著。

愛德回過頭。

男人在點點火光中露出一個成熟又稚氣的笑。

「東都雖然沒有螢火蟲,但是還有我。」

一個彈指,又是好多好多美麗的橘紅色螢火。

××


「--鋼?」


愛德頓了頓、但是沒有回過頭。

是賭氣還是什麼,其實連他自己也搞不清楚。

突然覺得,這場景好像有些許的澀嗎?

真的是很莫名奇妙。

八成是我想太多吧…?


>好像當時還天真著的我,失去了最珍惜的玩具一樣。


「…鋼,在生氣?」傳來的語氣,有些笑意。


--聽了就討厭,果然是我想太多!

「誰跟你生氣?無聊!」

羅伊只是聳了聳肩、嘴角輕揚。

「哎哎、跟女孩子相處就是要這樣嘛。何必生氣呢?」

「就跟你說我沒有生氣!」


羅伊心裡微嘆,果然這年紀是叛逆期嗎?(不是吧)


「那不然、…我向你賠罪嘛,嗯?」

眼前的少年還是沉默著。

羅伊正想說些別的,…


「我們來玩煙火。」


--「啊?」

「我說,來玩煙火。」

夏天嘛。少年回過頭,給了男人一個有著這個涵意的笑容。


「--我說鋼仔,為什麼我們要在河邊玩這個?」

羅伊一臉無奈的拿著一支點燃的仙女棒站著、問身旁蹲著的愛德。

「不然去街上玩?」沒什麼心機的回應。

羅伊沒多想,「我們在這裡玩就好。」

「…」愛德沒有理會,十分有趣地笑著。

一手支著下巴、一手拿著煙花,愛德凝視著那不斷墜落在水面上的火花。

「欸、無能。」

無聊甩著手上的煙火、羅伊回神。

「呃?」

「我想告訴你一件事情。」愛德偏過頭回望他。

羅伊愣了愣:「怎麼?想告白啊?」輕佻地說。

愛德吐了吐舌。

「我真的很討厭你。」

羅伊聞言微默然,這種事情還那麼認真?搞什麼。

××

兩人走在路上,愛德在前。

羅伊看著眼前嬌小的紅色身影,不由得又牽起了一個淺淺的笑容。


霎時,又愣住了。

這幾次愛德回來、就會有這種反應……?


無言以對自己的保護慾。

事實上只要是正常的大人,都會想幫這個總是不相信大人的孩子吧。


羅伊是這麼認為的。

 

但是隱隱約約,卻知道不對勁。

待續?(揍) 更新:6/25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