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灰色の空から

落ちてきた雫で

今、心が滲んだ。





好友暫時是全部收藏起來,

相簿:[photo]=我拍、[cos]=我cos,感謝拜訪:)
  • 3376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9

    追蹤人氣

【デュラララ!!】短篇×3(蟲蟲生日賀)

 

★泡泡澡

  狹小的空間裡面狹小的你狹小的我。
  他又煩燥又不敢煩躁,看著他他也看著的弟弟則是什麼都沒有說。
  他們擠在浴缸裡多久了?水現在冷得讓他想折斷蓮蓬頭。
  「幽──」
  然後對面一臉無害的弟弟拍他水潑他臉────不他不能生氣──那是幽。是幽,必須冷靜、冷靜。
  「──你、」
  「──哥哥。」
  雙手捧起。
  互相凝視。
  「…?」
  一坨泡泡。
  啵。
  
  啵啵啵啵啵啵。

  他看幽把泡泡抹到自己的臉上頭上,然後啵。
  這樣,弄壞,啵。
  ……
  
  「…」
  「…」
  平和島靜雄,8歲,居然能陪弟弟在浴室裡戳泡泡戳了半個下午。

  「靜雄跟幽──你們什麼時候才肯出來喝─你們已經冷掉兩次的牛奶───?第三次自己熱好嗎──?」

 




 傳聲筒


  新羅說這東西有多神奇,又是脈博又是什麼可以聽見幽靈妖怪呻吟,他橫看豎看怎麼看都是紙杯。對。紙杯,當他是白痴嗎?這不就紙杯?
  「聽聽看嘛!真的很棒!」下略上百字塞爾提和他玩得多高興他有多自豪,他還是覺得新羅根本想耍人吧。是吧?是吧?嗯?
  叼根菸手上拿著那紙杯,然後另一端沒有連接誰跟什麼,他皺著眉看著杯底。沒啥特別的。不過他討厭暴力,說實在的,目前他還可-以──忍──一忍。反正就是玩具玩具玩具。捏扁就好了,這種茶水間裡可以拿到整串的東西。
    廉價物品。

  「──哦,這什麼?玩具?」
  玩具連接著玩具,明知道他討厭還是死都要出現在他眼前的人,死也會出現。
  耳朵接觸到那他將討厭上三輩子的語氣開始、手上的紙杯早就不成原形,狠狠地甩在地上咬牙切齒。
  「小靜──都多大歲數了還玩這種玩具?」笑起來。不對,那張臉,任何時候都笑著,對,討厭到極致比討厭暴力還討厭的臉────
  「臨-也────」
  傳聲什麼的根本不需要這種無聊無聊無聊無聊的東西用吼的不是比較快嗎?不是嗎?不是嗎他是神經病嗎這是傳聲筒看不出來嗎?玩具?

  ──不管怎樣,到最後只有新羅堅信著能聽見疑似塞爾提呢喃的自己得到人生最大的勝利。
  PDA噠噠噠噠噠噠、

  你難道不能先考慮阻止那兩個人轟炸你的校園嗎?







  不考慮不小心的因素,其實他算是喜歡動物。
  每天上學經過的路線上有隻狗,流浪犬吧。應該。
  有點在意。
  養倒是沒有考慮,難保哪天出什麼事他自己都沒辦法控制自己。
  那條狗會怕自己。遠遠的他把幽吃剩挑掉的菜倒在那裡,然後那條狗會遠遠地慢慢靠近,當然、他必定是已經退得遠遠的。
  那條狗看得出是混種的,有點髒,不過遠遠的這樣看也高興。
  有人規定他不能接觸動物嗎?有人有那個膽敢規定他?
  當然沒有。所以他怎樣做他自己都高興。高興就不怕失控還是爆發還是他也不知道怎麼樣。

  想完這段話。
  三天後,那條狗死在路中央,側腹插著一把小刀。
  不怕你來恨不怕你來找就怕你不來罷了,沒為什麼,因為我愛所有的人就是最討厭你,只好這樣做,不好意思。因為太討厭你囉。
  
  那張嘴臉不用出現在自己面前就已經猶如是什麼已經刻在腦裡的印子。
  討厭討厭討厭討厭討厭討厭討厭討厭討厭討厭討厭討厭討厭討厭討厭討厭討厭討厭討厭你所以你喜歡的東西通通要壞掉壞掉壞掉壞掉壞掉壞掉壞掉壞掉,通通壞掉不准許你高興。
  頭痛欲裂的他花了躺醫院一個禮拜的代價把折原臨也這個人打到塞爾提出面阻止,理由是再打下去真的會死、你知道嗎?
  重點是折原臨也臉上還是只有笑意。
  只是讓他討厭討厭討厭討厭討厭討厭討厭討厭討厭討厭討厭討厭討厭討厭討厭討厭討厭討厭討厭討厭討厭到想要把討厭討厭討厭討厭討厭討厭討厭討厭討厭討厭討厭討厭討厭全部討厭─────…


  你笑什麼?
  我笑什麼?
  你這條瘋狗!
  所以你也想殺了我這條狗囉?

  不就一樣,你跟我會變得一樣囉?

  笑,冷冷地,又好像是有點期待人類能有點不一樣反應的那種期待。

 



TEMPO要很快是跟蟲蟲的共識(?)
蟲蟲喜歡就好了w

然後DRRR我是全員派的ODO/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