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灰色の空から

落ちてきた雫で

今、心が滲んだ。





好友暫時是全部收藏起來,

相簿:[photo]=我拍、[cos]=我cos,感謝拜訪:)
  • 337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9

    追蹤人氣

【CWT27新刊】屍鬼小說本 [sin(暫)] 資訊+試閱




part1. 

  死而復生是什麼樣的事?

  當他醒過來的時候很冷靜,因為他知道一切沒什麼不對勁;也許是直覺吧,他似乎知道自己一定會復活。而復活以後,一直到弄清楚自己身體大概有什麼改變也沒花上多久。
  到底為什麼會是冷靜的,為了什麼而冷靜呢,他根本不懂。大概唯一懂的只有從生前就一直急切想懂的吧──死亡什麼的。還有要怎麼樣才能死得透。
  他幾乎是馬上就知道他的視界變得極度寬廣,輕易能在樹林的最高處看見外場村哪戶人家的門口還坐著哪個僥倖沒死的老頭。最大的改變或許是,腳步蹴得上他想踩上的任何一處樹梢,讓他所有的移動都選在外場村特產的樹上跳著走。
  於是後來那個叫辰巳的告訴他,他是人狼、還是狼人,其實哪個都好,他不在乎,反而想不透為什麼明明就變不了身還硬要叫做狼。
  反正這樣半死不活的身體除了剷除與被剷除以外說不定也沒別的意義了,什麼稀有種的也只不過一樣不是人。

  對因為他的死而崩潰的父親,他沉默。
  對那個每晚到他窗前自顧自花葬的摯友,他也沉默。
  甚至對自己也什麼都不說。
  因為說什麼也都沒有用。




part2.

  「尖銳的犬齒會冰冷地滑過頸間,像是在汲取生命律動的香味一樣遲疑、接著刺進頸動脈的痛楚帶來巨大的恐懼,獵物便在掙扎中漸漸失去了意識直到死而復生…」
  這類說法還真的全部都是胡扯。
  第一次被咬的那時候,小徹哭著、居然是哭著的,夏野除了痛、恐懼以外,說不定只剩下一股掺著怒意的情緒,無以名狀,但很實際。
  天知道過了多久他從暈眩中清醒過來,辰巳和清水惠已經不在眼前,小徹試著說服他作為屍鬼是多麼難以生存、被食慾給支配著,多麼痛苦。哭著說的。
  他不懂。小徹也說他不是屍鬼又怎麼會懂呢?即使如此卻還是好像想要夏野一點點寬容似的,想要說服他,但說不定是想說服自己。
  活著的時候他沒有多餘的力氣去想。
  他覺得自己不如聖人有辦法寬恕,所以他只能對這一切感到無助,然後以敗得一塌塗地收場。
  沒了呼吸以後,他又更深地了解到這個村子裡的人都瘋了,或許只有一些人正常、那樣的「人」卻再也不會是小徹了。

  他想,即使切身體會過了「屍鬼吸人血時會讓人感到快樂」這件事、接著會服從於對方,也並不代表小徹對他什麼指令也不下就有比較仁慈。
  小徹說「你不懂」,如今夏野成為了屍鬼,卻覺得沒什麼是辦不到的。
  到底是自己不懂還是小徹太過軟弱?
  是後者的話,果然先下不了手的自己還是最軟弱的,不是嗎?




因為還在編修中,所以以上公開內容有可能會有小部分更動。
以上兩段主要是想寫夏野的「正義」和邏輯,就是「小徹克服不了所以是小徹太軟弱才殺自己,而不是真的忍受不了;如果是這樣的話明明該讓小徹死卻下不了手的自己才真的軟弱,而不是純粹立場薄弱」,請多指教>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