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灰色の空から

落ちてきた雫で

今、心が滲んだ。





好友暫時是全部收藏起來,

相簿:[photo]=我拍、[cos]=我cos,感謝拜訪:)
  • 337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9

    追蹤人氣

【法蘭西斯ONLY】新刊小說本資訊&調查(2/10更新試閱)




【未完成封面】





【未完成插圖】 
 












他依然生活在二十一世紀的巴黎,穿梭在每一個叫不出名字的小巷間。




 
  「波納弗瓦先生,您真的不考慮看看嗎?」
  法蘭西斯.波納弗瓦。這麼大一個巴黎,叫法蘭西斯的人多得是,他卻偏偏找上了姑且冠上了波納弗瓦這個姓氏的自己。早就開誠布公的原因不難懂,唯一的問題只在他要不要接受而已。
  「正如我剛才說的……正因為是這件事所以一定得請您幫忙啊。」
  能對自己將一句句「拜託您」說得這麼急切的人啊。
  法蘭西斯這才又將視線從窗外抽回,看他侷促不安的樣子,在心裡笑了笑青年整理得不好而捲翹的一束頭髮,隨著向一邊正待命著的男侍招了個手勢。
  「您叫作弗朗索瓦(François)對嗎?很抱歉,我還是必須拒絕。」
  「請問需要什麼嗎?」
  「為什麼?您還是不能相信我嗎?」
  彷彿留聲機相隔了數十年播放著同樣的橋段似地。
  更濃郁的咖啡香氣隨著服務生走過的路線飄來,法蘭西斯想,相對於青年的焦急、服務生不動聲色的沉默,他擁有的最大優勢,或許就是漫長的時間,以及為其研磨而成、那相應的耐性。
  再一次拱起手,下巴就停在那雙手上,用那雙藍眼望進對方眼底。
  ──那是巴黎的天空。後來,弗朗索瓦這麼形容法蘭西斯的眼睛。法蘭西斯問他為什麼,他說,他沒看過蔚藍海岸,不知道那裡的海水是不是法蘭西斯瞳孔這麼透澈的藍。
  「……您點些什麼來喝吧,貴一點無妨。雖然不能答應您的請求,但您讓我想說點故事給您聽呢。」
  「這……」
  「不點的話,就讓我來幫您點吧。」說著舉起手,只用拇指和食指比劃出像是槍一樣的手勢*,瞄準了服務生作勢輕輕開了一槍,要了兩杯歐蕾。
  服務生走得很快,似乎一點也不想理會他的玩笑一樣,高傲地。
  「老弗朗索瓦在他的專欄上老寫些巴黎咖啡館的壞評,但就偏愛這裡的歐蕾,不是嗎?」
  年輕的弗朗索瓦不由得像隻金魚一樣、嘴一張一合地,話卻溶在空氣裡。
  法蘭西斯不著痕跡地嘆了口氣,卻不知道那是因為弗朗索瓦長得太像他祖父呢,還是因為想起了秘書昨天提醒過自己:今天是歐洲國家們之間國際會議的日子,別又為了那些小事把最重要的大事給扔在一邊了。
  當時的老弗朗索瓦求了他至少三十年,現在換他的孫子來懇求自己了。思及此,怎麼又能說這是小事呢。
  老弗朗索瓦一定留了什麼不該留的筆記給這孩子吧。他想。敗給這份近百年的堅持倒也無妨啊。
  於是他開口說,幾十年前,有一個男人叫法蘭西斯,同時還有他愛不釋手的兩個女孩子。這故事離你的年代不遠,說不定你會覺得有趣。


 



他從來不諱言自己對人事物的喜愛。只是總習慣把愛情這句子說成「日安」。






  即使她已經如一朵枯萎落瓣的玫瑰,就要消失在每一個人的眼底──那是她最害怕的事啊!如今她不知道自己還剩下什麼了,男人卻還是來看她。但為什麼?
 
  於是,她終於開口問那個男人,她問了他是不是真的愛她。
  那男人卻連在她的最後一刻到來時也沒有說出「我愛妳」這樣的話,他的笑沒有聲音,也等同沒有回應。
  「法蘭西,我親愛的,你可知道,我唱的一字一句都是為了你?」
  他只是緊握住艾迪特的手,那雙瘦削的、如柴枝一般的、曾充滿生命力牽動萬名觀眾情緒的手;接著她靈性的雙眼一閉,伴著男人充滿回憶的笑與淚結束一生。
  為法蘭西而唱的女人在法蘭西的笑與淚裡死去。


 


二十一世紀的巴黎,法蘭西先生在這裡,遇見他親愛的你。




**用拇指和食指比劃出像是槍一樣的手勢:在台灣就是七的手勢,在法國是二的意思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